熊孩子清空购物车花了近7万,竟然没挨打?网友:这个惩罚更难受

8月2日潍坊一6岁儿童趁家长不注意,误操作清空了老爸手机里价值近7万的购物车商品,包括口红、包、平衡车等贵重物品,看看这“壮观”的景象。

“这娃谁要带走,偷偷用我手机清空了购物车,收到无数个到货提醒才知道,刚从代收点回来,现在客厅都没地方站了……我就想问问都能退掉吗”,这是魏先生发在自己微信中的一条朋友圈。

据魏先生介绍,当天晚上回来后孩子拿手机去玩,大人在看电视,也没注意他玩什么,谁知从第二天第三天开始,手机就不停的收到到货提醒,那个时候才发现孩子把购物车都清空了。

据了解,熊孩子这次花费花近7万元,有戒指、包包等贵重物品,还有平衡车、2米的大熊玩具。

了解情况后,魏先生紧急求助客服,得到回应都能全部免费退货,于是他免费退掉绝大部分商品,只留下两件当做七夕礼物送给老婆。

而对于熊孩子的“处置”,魏先生表示并不会打孩子,不过已经让他罚抄作业300遍了。

要担心的可不止是清空购物车,还有孩子打赏主播等行为也同样需要得到家长的注意。

李兰在一家学校做帮工,收入不高,丈夫是木工,收入也不稳定,可是家里12岁的儿子,两天就花掉了李兰差不多一年的收入。

2月14日,杭州转塘派出所接到李女士(化名)的报警,称12岁的儿子拿大人手机玩视频,两天时间给主播打赏了5万多元,这笔钱现在拿不回来。

“那个直播平台说要提供证据,证明是我儿子打赏了这些钱。我也找到了一些孩子拿着手机、跟我们不在家的证据,但平台又说证据不足。我只能报警希望警方能够帮帮我。”李女士说着说着要哭起来了:“我今年都46岁了,一个普通打工的,对手机上的直播、视频是一窍不通!我跟孩子爸爸工资都不高,平日里省吃俭用,如果不是那臭小子充那么钱,我怎么舍得花那个钱?这单买得也太大了!”

“我对手机使用是不在行的,偶尔有网上购物,也都是儿子帮我在付钱,所以他知道支付密码的,家里的电脑密码他也都知道的。”

李兰说,熊孩子把所有消费后的提醒短信都给删除了:“要不是睡前那一条信息,我可能到现在都没发现。”

李兰对儿子的消费很不理解,第二天她找来了弟弟,也就是孩子的舅舅,让他帮忙看孩子究竟是怎么花掉这么多钱的。

孩子舅舅一查,孩子充值的是一款网络直播平台,通过查支付宝账单和银行卡消费记录,光1688元的消费记录就有27笔,还有688元的好几笔,一共加起来消费了五万一千多元!

“我弟弟告诉我,孩子看游戏直播给主播打赏,就两天时间,他打赏了25个主播,充值了5万多元!你说这么多钱,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!”李兰给记者出示了孩子的消费记录。

“送给七妹392个棒棒糖”、“送给老赫晨一1个穿云箭”、“送给七妹1314个棒棒糖”、“送给七妹1个告白气球”……

到这个时候,李兰也才搞明白,原来儿子送出去的棒棒糖、穿云箭、皇冠、啤酒、告白气球,都不是道具,而是要钱的。

李兰说,她没有看好手机管好孩子,肯定有责任。但孩子毕竟不懂事。事发后,她通过网络搜索拨打了这个直播平台的电话,希望通过沟通对方能退还大部分的充值款。

“我找了小区监控视频,当时监控照到我们外出了。小区电梯里也拍到孩子拿着我手机的画面。但是他们说我儿子拿着我的手机,当时并没有在玩直播也没打赏,证据还是不足,没法证明是我儿子充值进行了打赏,我只好报警求助了。”

转塘派出所接到报警后,通过走访了解情况,核实到这笔充值确实是孩子充的。但当时孩子是一个人在家玩的直播打赏,家里没有监控,也没有别的证据,对此警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2月19日,钱报记者联系了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,对此事进行了核实。对方表示确实有这么一件事,也存在5万多元的充值情况。

该直播平台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,只要确定是未成年人充值使用是可以退款的。但事实上,也有很多成年人事后冒充未成年人要求退款,所以在核定方面会比较谨慎。

钱报记者将李兰一家的情况以及杭州警方的调查结果反馈后,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表示,将退还充值款的大部分款项。

孩子偷偷用父母手机打赏网络主播的案例,钱江晚报已经报道过很多次。

大家最关心的点在于孩子未成年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,在网络打赏的这笔钱到底能不能退。

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延来在网络法务这块很精通,也经常跟直播平台打交道。他告诉记者,2019年1月1日实施的《电子商务法》第四十八条就提到:“在电子商务中推定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。但是,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”。

“简单来说,直播平台、观看者之间是互相不见面的。观看者在下载注册、同意平台的相关条款时,就已经跟平台产生了法律效力,打赏可以看作是履行这个合同的行为。法律上默认注册的这个人具有民事能力,但无法判断实际打赏的到底是谁。除非你有证据证明实际打赏者不具备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。不然,这个打赏的钱就打水漂了。”张律师说,以打赏网络主播为例,家长举证打赏行为是孩子操作十有八九是不成功的,除非有监控能拍到是孩子在使用直播平台打赏,这在实践中非常困难,但法律这样要求也是有必要的,否则也可能存在大人打赏后后悔了然后以孩子为借口退款等情况。”

张律师认为,要避免此类情况发生,关键的还是在手机的实际控制人。“他应当对手机的使用、管理承担更高的义务,对于支付的操作权限(登陆密码、支付密码等)都应当保密,不能轻易透露给未成年人,否则应当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。”